月度归档:2021年05月

做个五星顾客

上周六老婆带了 JR 去上海迪士尼游玩,公司组织的。回来后跟我吐槽了这么一件事。

在“太空幸会史迪奇”这个需要观众和卡通人物史迪奇互动的演出项目里,当话筒交到一个中年男子手上后,他对于史迪奇提出的问题一概面无表情的回复不知道,让本来挺开心的现场气氛一下冷清下来,令人扫兴。

继续阅读

找到方向

老实说,尽管创作很多内容,视频,播客,文章,newsletter,扪心自问,我还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创作内容,以及到底要创作关于什么的内容。

虽然号称自己的内容是关于个人效率和互联网创作,但这些是我真的感兴趣的东西吗?还是因为我需要推广自己的内容,建立”个人品牌“,所以消费了很多与此相关的内容,于是可以有感而发?就好像很多 youtuber 的视频都是关于相机,摄像,以及如何成为一个 youtuber 一样。

继续阅读

HHKB Hybrid Type-S 键盘体验报告

这是一把让我心心念念的键盘,本来准备618入手,前天看到咸鱼有全新的好价,就提前入了。

用了大半天之后,来分享一下使用体验,看看这把大众品牌量产型号里最贵的一把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

我之前在家里配合 Mac mini 使用的是 Apple 的 magic keyboard,在公司用的是 Filco 的 Minila Air 茶轴,除此之外还有一把 Cherry 的复古白轴和一把 Filco 的迷彩配色茶轴,以及一把 Leopold fc660c 静电容键盘,所以我的体验是同这几款的对比。

继续阅读

没有天花板,也没有地板

打一开始我就没有鸡过娃,不止是应试教育,哪怕他正在学习的萨克斯和吉他,也没有强迫过他,从不给他设置什么目标。

鸡娃没用。如今的时代,早已没有什么一眼望去必然行得通的路了。

昨天同学群里发来一篇文字,标题是“学历通货膨胀 - 今后类似‘硕士博士竟然去做XXX’这样的新闻越来越多“,让我感慨,我们这辈人尽管不愿承认,多少可以对这股趋势窥见端倪。

继续阅读

第三个自我

我们每个人都有三个自我:

儿时的我 - 它发生在过去,存在于现在,伴随我们直到坟墓。

社会的我 - 它是我们的社会身份,我们来自工作,家庭和社区的义务和责任。

创造的我 - 它是超脱世俗的我,它为我们自己思考,它是我们创造的使命。

继续阅读

编辑文章的第一件事

看过许多关于写作的文章之后,逐渐了解到,写作分为写草稿(drafting)和编辑(editing)两个部分,前者只需要我们将所有想法一股脑先倾倒出来;真正的“写”,是从编辑(editing)开始。

作家,营销专家 Ann Handley 建议我们开始编辑时,首先删掉自私的句子(Eliminate selfish sentences)。

继续阅读

建立在别的媒体上的身份

在这样一个没有人可以阻止你发布内容的时代,将自己的身份建立在别的媒体,别的品牌之上,不是一件明智之举。

在我看来,为别的品牌或媒体创作内容,不利于个人品牌的建立。

继续阅读

扩张,不要收敛

这是我对自己的呐喊。

时常我会感觉到自己在萎缩。做更少的事情,降低自己的期望,减少自己的欲望,拥有更少的物品,说更少的话,做更少冒险的事情。

变得更小,更微不足道对于我们来说更容易,越少存在感会导致越少的冲突,越少提出要求会更少被拒绝,但可怕的是,如果我们习惯了收敛和缩小,我们几乎就是往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更进了一步。

它是我们老去的一个显著特征,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老去。

继续阅读

Memex 和 blog

作家 Cory Doctorow 写了超过20年的 blog,他在这篇长文 The Memex Method. 里描述的对于 blog 的若干看法,跟我一致。

什么是 web-log 和 blog

它记录我们的行动,使得我们记得更牢以便将来取用。

Like those family trip-logs, a web-log serves as more than an aide-memoire, a record that can be consulted at a later date. The very act of recording your actions and impressions is itself powerfully mnemonic, fixing the moment more durably in your memory so that it’s easier to recall in future, even if you never consult your note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