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与群组的区别

当我们工作时,经常会谈到团队精神,然而并不是所有部门都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团队。比如我工作所在的销售部门,大家各自为政,以处理好自己的工作为目标,成员之间没有分工,没有协作。彼此之间的交流,除了若干个月一次的销售例会,也只剩平时的八卦闲聊。这样的一群人我们不能称之为团队,他们只是被组织圈在一起的一个群组。

继续阅读

你不需要肯定

昨晚睡前完成了 Todoist 里的一个任务:“和 JR 聊聊关于别人的肯定”。

起因是这学期以来,他越来越多和我们说关于班主任老师对他的喜欢,时常还给我们展示老师送给他的小礼物,逐渐的,我察觉出10岁左右的他,特别需要别人对于他的肯定。前天晚上吃饭时,再次准备给我们秀出老师奖励他的小礼物时,我眉头一皱,说了句“你不要总是……”,话还没说完,他听出了我的不高兴,也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我的不耐心又发作了,事后自然是觉得愧疚,于是提醒自己今天一定要和他道歉,并说说为什么他不用太在意别人的肯定。

继续阅读

君子不器

前不久收到一个推特评论,一个朋友用“君子不器”四个字回复我关于鼓励出格和冒险的一条推文

我没有听过这个词,搜索一下,出自论语:

出自《论语·为政》,子曰:“君子不器。”意思是君子不应拘泥于手段而思考其背后的目的。 《易经·系辞》有一句:“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形而上是无形的道体,形而下是万物各自的相。 ... 君子心怀天下,像器具那样,作用仅仅限于某一方面。

那么不器究竟是指不在俗事上浪费光阴,而应该胸怀天下,去做更伟大的事情。还是指哪怕是在做着器皿一样的工作,但也要带着更清醒的意识,有目的的去做。(所以能达到自己更长远的目的)

继续阅读

说实话,这很难

昨天凌晨5:35分,在第二次仔细阅读完刚刚写好的 newsletter 后,我把发送时间定在早上8点,关掉浏览器窗口,捧起热咖啡喝了一大口。此时距离我因宿醉起床已经过去了近3个小时。

继续阅读

占有欲

在一次 The Atlantic 的采访中, Richins 被问到如何让孩子不把自己的身份和所拥有的东西连系起来:

在我看来,如果一个孩子拥有某些无形的资源 - 也许他们会演奏一种乐器,而且他们在乐队里 - 他们也许会在这种共同经历的基础上发展一些朋友关系。也许他们的父母会说:"哇,我为你坚持参加乐队和练习小号而感到骄傲。" 这可以给孩子一种他们是谁的感觉,而不仅仅是他们的财产,这是一种无形的东西。因此,如果孩子们有更多的东西,如运动技能或活动,他们可以谈论或与朋友在这些事情上形成联系,他们可以通过许多不同种类的东西对自己感到良好。如果你缺乏其他种类的东西 - 如果你缺乏无形的资源 - 你可能想回落到有形的资源

继续阅读

取消 Patreon 赞助

今天,我决定关闭我的 Patreon 赞助页面。

这是既10月3日我取消单号 blog 付费墙之后进一步取消内容收费的决定。从今天起,目前我的 Patreon 赞助者不用再付费,依旧可以继续收听我每周四播出的 BTS 播客,我会通过站内私信将 RSS 链接发送给你,你可以自己选择播客客户端订阅收听。

同时,BTS 播客 也将免费对所有喜欢我的内容的朋友免费播出,具体收听办法,请看这个页面

这么做的原因,主要是出于以下考虑:

继续阅读

减少屏幕

Naval Ravikant 如何成为一个成功的创业者,投资人,甚至是预言者,哲学家?

因为他喜欢阅读。

2017年的一次谈话 中,他聊到了自己的童年生活 - 由于生长在单亲家庭,他的母亲不得不打多份工来维持生计,Naval 没有选择只能在每天放学后去图书馆待到关门。

继续阅读

算法无罪

Ali Abdaal 在 YouTube 上有200万粉丝,尽管频道还在出于上升的趋势中,但他开始感到恐慌。在上周的 newsletter 里,他不避讳的用标题 My Fear of Irrelevancy 告诉读者他在担心自己变得无关紧要,担心粉丝不再对他的视频感兴趣。

在咨询了自己的导师后,他的对策是:

继续阅读

填满画布

迈向目标的过程中,我们应该步步为营还是应该不顾一切冲向终点?

每周六,我会和 JR 一起学习一课新概念英语,进度来到第二册之后,课文涉及到的语法和单词明显上了一个台阶。尽管 JR 每天都会背单词(已经快背完大学四级),但渐渐旳,课后习题的错误率开始上升。上周学完第10课,课后题错了一大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