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20年12月

国际化

昨天在推上跟人抬杠了,对象是李如一。他说

中文播客的缘起是国际化的。这包括人员分布、论述角度、阅读视野等等。现在不了。

我的回复

国际化这个词本身就不国际化

我理解的国际化(全球视野)是消除或忽略国家、民族、文化的区别。

而不是用语言、国籍、地域给事物贴上标签。 继续阅读

如何决策

从 Naval 编年史 这本书里我们可以发现 Naval 说过这样一段话:

If you can be more right and more rational,you’re going to get nonlinear returns in your life. I love the blog Farnam Street because it really focuses on helping you be more accurate, an overall better decision-maker. Decision-making is everything.

他提到的 Farnam Street 的确有大量关于如何做决策的文章,而这些文章也几乎都跟 Charlie Munger 有关。 继续阅读

如何使用互联网

谁是 Michael Saylor

如果你听说过 Michael Saylor,知道他作为上市公司 MicroStrategy 的老板在今年买了很多比特币的话,你肯定是你周围人里的少数派。

我可能比你知道的稍微多一点,比如我记得他今年分两批买入了 70,470 枚比特币,平均买入价格 $15,964,他在推特很活跃,Elon Musk 打电话向他请教比特币,我还听过一些他参与的播客节目,知道他的想法。 继续阅读

何乐不为

我们在b站和 YouTube 后台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详细数据,平台提供这些数据是希望创作者能够提供更适应观众口味的内容,实现创作者和平台的双赢。

我们可以选择闭门造车,做任何自己想做的内容,自娱自乐;或者像 MrBeast 说的这样,更加功利主义一些: 继续阅读

开门见山

MrBeast 在回复 @CouRageJD 关于如何改进 YouTube 视频品质时,道出了互联网内容创作的第一准则(我封的):

Cut out the long intros and just get into the actual content that people come for! The first minute is the most important part of a video and you overexplain things
切掉开场白,立刻切入观众想要来看的内容!第一分钟是一个视频最重要的部分,而你却在过度解释没用的东西

继续阅读

承担风险

当我们创作时,需要暴露自己, 当我们追寻成长和连结他人的机会时,我们需要把真实的想方释放出来让世界看到。

然而对于那些不愿意站出来的人们来说,表达真实想法,做新的创意,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他们担心失败,担心自己看起来很傻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