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张,不要收敛

这是我对自己的呐喊。

时常我会感觉到自己在萎缩。做更少的事情,降低自己的期望,减少自己的欲望,拥有更少的物品,说更少的话,做更少冒险的事情。

变得更小,更微不足道对于我们来说更容易,越少存在感会导致越少的冲突,越少提出要求会更少被拒绝,但可怕的是,如果我们习惯了收敛和缩小,我们几乎就是往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更进了一步。

它是我们老去的一个显著特征,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老去。

舞者和作家 Twyla Tharp 在她那本关于优雅的老去的书 的开篇就警告到:

As we get older and our bodies enjoy less natural freedom of movement, we tend to take up less space, both physically and metaphorically. Here’s the end point of this tendency: our backs arch forward, no longer straight and long. Our steps shorten from a stride to a shuffle. Our vision narrows, slowly erasing the periphery, leaving only what’s in front of our nose. No wonder we prefer remaining at home, our life lived in fewer and fewer rooms. We let our bodies constrict, inviting the world around us to close in.

当我们变老,我们的身体从运动的自由中得到的快感会减少,我们倾向于占据更少的空间,物理上和比喻上的。这种倾向的终点便是:我们的脊梁向前弯曲,不再挺拔。我们的步伐缩短,从迈步变成蹒跚。我们的视野变窄,缓慢的从外围抹去边际,直到鼻子前面的这一点点。自然的,我们更喜欢呆在家里,我们生活只需要更少的房间。我们限制自己的身体,邀请周围的世界来迫近我们。

邀请世界或其他人,来迫近我们,占据本属于我们的空间,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所以我需要呐喊,对着我,和所有正在缩小的你们:扩张,不要收敛。

我并不知道如何做才是有效的,但至少我可以先伸展自己的四肢,放松自己的肩膀;发出自己的声音,表明自己的态度;划清自己的界限,反击无礼的侵犯;展示自己的作品,不管别人的看法;迈开自己最大的步伐,占据更多的空间;享受自己的权力,和其他人一样的权力。

我们要用力把世界从我们身旁推开,警告它不要再试图靠近,用我们自己的身体和行动,去占据更多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