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blog

2021年十佳播客

每周我都会推荐2到3个播客给 happy project 会员,我把它们也存在 happy collection 里。2021年总共推荐了84个,挑选出十个分享给你。播客的简评并非今天所写,而是在推荐时写下的

  1. How to Structure Your Writing Day with Francesco Cirillo - Become a Writer Today

Francesco Cirillo 是番茄工作法的发明者,这短短的33分钟,我来回听了好几次。他对于时间的理解,以及对于番茄工作法背后的原理的讲解,让我对个人效率这件事的看法有了彻底的改变,正在看他写的 The Pomodoro Technique 这本书,我会制作一个番茄工作法的教程。(注:此处已鸽)

  1. #522: Anne Lamott on Spiritual Fitness, Creative Process, Redecorating the Abyss, and The Perennial Magic of "Bird by Bird" - The Tim Ferriss Show

越来越喜欢 Anne Lamott,因为我跟她太像了(超级敏感以至于酗酒),这是 Anne 第一次上 Tim 的节目,看起来 Tim 很小心并做了很多功课,内容很棒,我听了两遍,昨天写了 blog 我就是这副样子。(注:今年还听了其他几期 Anne 的节目,但这个最好,它也上了 Tim 自己挑选的年度30最佳

继续阅读

唯一选项

当你给予人们更多选项的时候,他们变得更痛苦,进而犹豫不前。

上周看完了第九季《孤独的美食家》,虽说是一个美食节目,每一集的开头都会有个主角五郎叔去全国各地拜访客户,销售产品的小故事,用来做引子。

在这一季短短的12个小故事里,出现了好几次类似的情节:顾客本来按照预设的目标很快便挑选好商品,五郎叔偏偏管不住嘴,推荐给他们其他不同风格的产品,或者更多的设计方案。结果不出意外,一旦顾客会发现原来还有更多更好的选择,他们会花更多时间去决策,会要五郎叔把其他方案也做成报告书。一桩本来可以愉快达成的生意,变成了一场持久战。而战线拉长,对于顾客来说,其实也是一种痛苦。

继续阅读

你几点下班?

昨天有4项等着我去完成的创作任务:

  1. 周三应该更新的好书要点
  2. 周四应该更新的 happy podcast
  3. 当天需要写的 blog
  4. 每天要发的两条推文

最近工作实在太忙了,之前勉勉强强还可以做到的计划,在本周全部打乱,任务一拖再拖,越积越多。昨天中午看到这些没有完成的“工作”,本来就头昏脑胀的我,干脆彻底放弃,决定对这些 side projects 说不,什么也不做,休息一天,提早下班(创造方面)。

继续阅读

硅谷宇宙

John Voorhees 在第301期 MacStories Weekly 里介绍 Matter 这个应用时说道:

Matter 是一个已经开始吸引我注意的稍后阅读应用。我不喜欢它的发现和收件箱功能。我不需要更多的阅读,而且该应用推荐的文章几乎都是来自硅谷的想法的文章,其推荐的作者名单也太有限。

我用过 Matter,一下子就明白他所说的“硅谷想法”指的什么。扎克伯格的元宇宙还没有多少人搞清楚,现在硅谷精英们已经弄出来一个硅谷宇宙。在这个宇宙里,似乎每个人都应该参与他们定义的web3,买一个 NFT 图片用作头像,弄一个 ENS 域名当作用户名。

继续阅读

读书一定要记笔记吗?

有些人认为读书一定要记下笔记和要点,反复回味才能算是读过,我部分同意这种观点。毫无疑问,花在一件事情上的时间和精力越多,印象自然就越深刻。然而,那些和我一样从来不记笔记的人,读过的书就是白读了吗?当然不是。

上周我花在 Audible 上的时间是6个小时,差不多是一本书的时长,依然远远落后我一个月听完三本书的计划。从 Audible 上听书,不太可能记笔记,我也没有打算这么做。但听电子书依然是我首选的读书模式,它无拘无束,并且让我保持较高的阅读速度 - 一旦播放就不会因为我的思绪而停顿。

继续阅读

停止设定年度目标

你完成了多少去年写下的2021年目标?

我印象中很少给自己写年度目标,但只要我列了,统统完不成。和往常一样,我去年也没有给自己定目标。没想到的是,跨入40岁的第一年,成为了人生中最多产出的一年:

  • 超过300篇blog
  • 超过50期 newsletter
  • 每周更新一期 BTS 播客
  • 每天4小时阅读,超过1600个收藏
  • 发布happy project,happy collection
  • 不计其数的每周笔记,文章推荐,好书要点等等收费内容

以上这些成果,从来不在我的任何目标之内。我只是在一开始告诉自己,试着每天写一篇blog;每周录一期播客;整理自己的笔记,分享给喜欢我的读者。神奇的是,一旦持续这么做了一段时间之后,它们变得理所当然,毫不费力了。

继续阅读

关于禁食的一些播客

我预计,禁食(fasting)方法将在未来十年被越来越多的人采用。我一直在推特和这里分享自己禁食的经验,很想鼓励大家开始关注这个话题,只是自己既不具备专业知识,也没有令人信服的专业背景。

好在最近半年,关于禁食的播客越来越多,嘉宾也都很有来头,我推荐这4个:

  1. #186 – Bryan Johnson: Kernel Brain-Computer Interfaces

Bryan 是亿万富翁,科技创业者,他通过禁食将生理年龄返老还童,这期播客我听过几次,也因为他,我开始每日只吃一餐(OMAD)。

继续阅读

你需要信息还是启发?

民国学者张素民在《我的读书经验谈》一文中写道:

我爱读名著的重要原因,是在名著的“烟斯批里纯”(Inspiration)。
名著是大思想家的杰作,最富于思想。用字造句,也非普通书可比。普通书只可增加 information 而不能启发理智。外国的大教授与普通教授的分别也就在此。大教授说话,是无精神、无条理的。但他杂乱无章地讲,句句有意义,句句足令人深思。普通教授是有精神,有条理的,而他所能供给你的,只是 information 而已,但这也不过是我国人之所好。有些人欢喜 informative 一类书,我个人是就欢喜 inspiring 一类的书。

好一个“烟斯批里纯”(Inspiration)和 information 的对比,几句话就把我如鲠在喉的一个想法解释的清楚而形象。

继续阅读

记录时间的好处

在听完 Tim Ferriss 成名前的这次演讲后,我第三次重新用起了 Timery 这个 app 来记录自己的时间。Tim 并没有这个习惯,只是对比他的自律和高效,我深感自己还有很大改进空间,不如先从记录下自己如何分配时间,再逐步分析如何改进。

为什么说这是我第三次重新开始用它呢?因为我已经放弃两次了啊!每次都有一个契机让我兴致勃勃的开始,比如第一次是因为看了奇特的一生这本书,但很快因为时常会漏记,或嫌麻烦而放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