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 Walkman

前几天在 b 站看了《新福音战士新剧场版:破》,没有看懂。去YouTube 上看了几期解说,更迷糊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碇源堂留给碇真嗣的那台 Walkman(Sony DAT Walkman WMD-DT1),成为了真嗣精神寄托。

周末我也买了一部 Walkman(Sony NW-A55NH)送给 JR。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将是我们父子俩最后拥有的 Walkman。

JR 在学萨克斯和吉他,尽可能多的听音乐成了刚需。尽管家里有空余的 iPad 和 iPhone,可它们不适合沉浸地听音乐。一方面因为其他 app 可能造成的干扰,另一方面,流媒体服务不适合孩子。

我的担心不是来自于专辑崇拜,我认同乐迷们按照自己的口味和怪癖拉出的歌单是有价值且值得拥护的东西,但根据之前的经验,JR 大部分使用流媒体音乐应用的时候,都在听一些“抖音神曲”或者胡乱改编的网络歌曲,而我无法控制他不这么做。

所以我和他都需要一个纯粹的听歌工具,在2年前我卖掉了我的上一台 Walkman NW-HD5 之后,添了几百块,以零售价对折的价格,从咸鱼买了一部内存稍小(16gb)的 NW-A55NH。

这2天又想了一些办法下载了一些经典的中文流行歌,以及萨克斯和吉他相关的爵士乐和纯音乐,等到 JR 带上有线耳塞,躺在床上听歌,我应该会回想起初中时的自己。

这会是我们家最后一台 Walkman 吗?

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