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parenting

子女的自由

Derek Sivers 在自己的 About 页面 里对于子女的看法让我深感认同:

I’m very attached to my kid, but I don’t expect him to be attached to me. I don’t want him to feel more tied to some people than others. I hope he ventures out into the world, makes new bonds, and feels no obligation to me. He doesn’t owe me anything. His life is his own. He didn’t ask to be born, and has no debts.

我非常依恋我儿子,但不希望他依恋我。我不希望他依赖特定的人。我希望他出去冒险,结识新朋友,不用觉得对我有义务。他不欠我什么。他掌控他的生命,他并没有要求被生下来,他不欠任何人。

继续阅读

在路上

昨天 JR 主动要求录一个视频上传b站,主题是「起泡胶的n种玩法」。

于是我们开始写提纲,布置场景,架设器材,录影。

他的表现很自然,相对于两年前的第一个视频,有了明显的进步,这得益于我们一直更新的「父子大乱斗」播客,锻炼了他的表达能力,和自信。 继续阅读

比考100分更重要的事

周末 JR 很忙,要学很多东西,不过跟班上其他小朋友上的学而思不同,他周末学街舞、吉他、萨克斯 – 这几项都是他自己挑的爱好。除此之外,我们没有在外面补课。

我没有觉得主课学习不重要,实际上我们也做课外题,也在乎考试,考前也会复习,但我觉得这只是孩子生活的一部分。 继续阅读

这很难,我必须告诉你

今天是 JR 十岁生日,小伙子越来越对我每天在做的事情感到好奇,我也经常给他讲一些关于互联网创作的有趣的发现,比如前两天看到的2020年 YouTube 游戏内容总结里面一些惊人的数据,我都会念给他听。多少人看了 Minecraft 视频,多少 YouTuber 有超过 100k 订阅者,多少有超过 100万 订阅者。

在可能引起他对于制作视频、收获观众这件事有不恰当的幻想时,我也总会提醒他现实是绝大部分人都充当了分母,哪怕是百万级别的 YouTuber,也都平均制作了近4k个视频 – 这需要极大的努力和意志力以及天赋。

Jeff Bezos 在其2018年写给投资者的信里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继续阅读

笨方法

最近发现 JR 在语文阅读题方面有个毛病,当回答类似“小明具有什么优秀品质?”的问题时,填写的答案往往非常笼统,比如“他很善良”。并不是 JR 不会写出更具体的答案,那些描写的词语和句子在原文中就有很多可以直接拿来用。

他只是想走捷径,用几个看起来不会错的字应付过去。 继续阅读

品质时间,还是垃圾时间

我们经常可以在美剧或电影里看到类似场景 – 父亲搂着孩子骄傲地对别人说:“we’ve spent some quality time together last night.” (我们昨晚共度了一段美好时光)

这里的 quality time(有品质的时间) 往往是很尽兴或者很有纪念意义的活动,一起吃大餐,一起看电影,一起踢球等等,而说这种话的父亲,往往是鲜有时间陪伴子女,才会希望同子女在一起的每一分钟都是 quality time(有品质的时间),以此来安慰自己尽到了做父母的责任。 继续阅读

怪你自己或者停止抱怨

对自己负起全责,是自我意识觉醒的第一步。就像 Ryan Holiday 经常引用 Marcus Aurelius 的一句话:

blame yourself or blame no one

早上 JR 的语文老师打电话给我太太,投诉孩子最近的学习态度不好,写字不认真,期中考试成绩也一般般。其实昨天晚上已经跟他说过个人卫生问题,老师的投诉,无疑是火上浇油。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