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演讲与 serendipity

昨天下午躺在沙发上清理 YouTube 里的“稍后看”库存,当发现有一个 Simon Sinek 的长达35分钟的演讲时,我纠结了5秒,决定打开看看。结果是我很享受这个演讲,做了笔记,并把它分享在 Twitter

为什么我会犹豫呢?

因为11年前 Simon Sinek 的这个 TED 演讲 太棒了,我确信他的作品都会保留同样高的品质,这也意味着,他的观点(极有可能会让我受用)一定会通过他的视频,文章,或是书籍传播的很广,被很多人了解,认同,甚至是应用。

这就是我犹豫的原因,吸收这样优秀但传播更广的内容越多,属于我的 serendipity 就会消失的越快。这也是为什么我非常小心的回避看 TED 演讲,非常小心的回避大家都在谈论的内容的原因之一;原因之二是那些能持续创作出受欢迎作品的人,他们的选题、取材、形式已经被大众品味同化,只不过这不是这篇 blog 的主题。

那么我应该如何获得自己的 serendipity 呢,或者说,如果不看那些公认优秀的作品,我应该去看什么呢?我的方法是,

  1. 尽量只读50年前的经典书籍
  2. 主动回避被推荐多的互联网内容,仅凭自己的兴趣寻找有趣的作者

最近有一个让我喜欢的 newsletter,每天更新一篇大约100字的短文,前几天写了篇庆祝订阅者增长70%的帖子。他后来说道,这70%其实只有25个人,也就是说,他的 newsletter 订阅者,包括我在内一共只有35个人。让我惊讶的不是他的读者数量,而是他文章的品质和想法的独特气质(在我看来)优于其他90%我在看的 newsletter。而如果一直只是消费那些高热度内容,是不太可能发现这样的作者的,serendipity 自然也就无从谈起。

前不久,当我发推建议不要使用带有社交功能的播客应用,不要收听编辑推荐的播客时,有位朋友回复,“等审美水平提高了或是找到了自己想听的内容,再用工具型客户端来收听。”

我想他漏掉了一个定语,他最终会找到的是,“编辑和其他人喜欢听的那些节目里面”他也想听的。而从那些播客里,他会收获属于他的欣喜,只是,这些欣喜,也是其他人的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