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大娃

小孩子需要放风,大孩子需要寒风。

疫情开始后,JR 周末和每晚去学校玩耍的权力就被剥夺了,身体素质每况愈下,近期降温后,每天起床后都会不断的打喷嚏擤鼻涕。

两周前的周六上午6点多,当他正准备坐在沙发上开始擤鼻涕时,我忍无可忍,命令他穿上衣服,和我一起出门走路。

清晨的气温只有10度左右,刚下楼他就吵着说冷,走路速率也跟不上我,我只好放慢脚步。带着他沿着我平时跑步的僻静马路慢慢走着。

路上稀疏有些锻炼的老人,我俩从未这么一起走过,家附近的这些小路对他来说很新奇,碰到没进去过的街边小公园,我们也一期进去绕一圈。我和 JR 边走变聊,他很兴奋,我也享受这样的对话。

慢慢的太阳也出来了,他的身体也暖和起来,鼻涕早就不流了。我让他脱掉马甲和卫衣,尽管他拼死抵抗,最后还是敌不过我的威逼利诱。我不确认让他穿这么少是否会感冒,但一直待在温室里只会越来越遭。没一会,他就适应了温度,一直到后来去吃早餐,我让他再穿回卫衣他都不肯。

第一天我们一起走了3公里,我告诉 JR,如果明天自然醒的早,就继续出来走,他坚定地点了点头。第二天早早的就起床,我又和他开辟了一条新的路线,走的更远了一些。到了上个周末,他已经可以跟上我自然的步伐,周日我们一起走了5公里。

借着这两个小时的机会,我更多地了解了 JR,他也变得和我更亲近,只是我们聊天的内容更多的都是关于他的学校生活,幼时记忆,以及大量关于《我的世界》的游戏经历。上周日当我试着和他分享一些 Paul Graham 写给高中生的建议 时,他很敷衍的嗯了几声,接着立即切换回了堡垒之夜的话题。

小学生陪我走路已经很给面子了,我还能要求更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