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上坠落

从小,我的心中有一直有个念头:某一天我会遇见一件很特别的事情,那件事会彻底改变我,往更好的方向。

当年的念头,似乎是我为自己偷懒找的借口。没想到的是,我在40岁左右,真的发生了改变。这种改变,被 Richard Rohr 称为《向上坠落》。

《向上坠落》的副标题是“两半人生的精神性”。把人生分为两个部分,是卡尔荣格最早提出的概念。在第一半的人生里,我们努力学习、工作、建立事业和家庭,为第二部分的人生创造一个容器。第二半人生(the second half of life),是关于如何忘记前半生所建立的一切,我们在第二半人生里试图找到自我,以及人生更深层的意义。

从第一部分人生到第二部分的转变,被 Richard Rohr 称为“坠落”(falling)。最近几年发生在我身上的改变,与这些“坠落”的特点相符。

除非你把你的第一所房子建好,否则你将永远不会离开它。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把你的房子建好,就是被推到它的门外。
我们在过渡点需要做的是,从 "生存之舞 "转向 "神圣之舞"。
前半生的所谓成就必须崩溃,显示出自己在某些方面的不足,否则我们就不会进一步发展。
任何试图设计或计划你自己的坠落的行为都注定要失败,因为坠落需要是自我驱动的。你将只看到你已经决定要寻找的东西,而你无法看到你还没有准备好或被告知要寻找的东西。失败和羞辱迫使你去寻找你永远不会去的地方。
我们的假自我是我们的角色、我们的头衔、我们的个人形象,这在很大程度上是我们自己和我们周围那些奖励和惩罚我们的人的思想创造的。为了找到我们的真我,我们必须放下自我,放下它的期望,放下它对生活的态度,放下它的野心。

用我的话来说,坠落需要你完成第一半人生的使命,需要你感受到某方面的不足,需要你面临无法处理的混乱而感到崩溃,需要你厌恶自己并想要放弃。同时,坠落是被动地。你无法有计划地坠落。

回到开头,尽管没有发生极端事件,我认为我正在经历坠落。Richard Rohr 在这期播客里也说过,有些人,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成熟”,也许是40岁,也许是60岁。

至于第二半人生,并不是我们突然就能解决之前所有的问题,而是不在与其抗争。我们眼里不再只有是与非,而以模糊和神秘来接受矛盾和冲突,逐渐看见整体而不只是部分。

向上坠落,应该就是远离地面,站到更高处来面对人生吧。